木木木辛

愿日后所行每一步,不偏不倚,向他而去。

梨花春

  • 百合倾向

  • 胡言乱语

文/林土土


醒来的时候,屋外正在下雨。雨滴哒哒地落在院里的青石道上,又有些许夹杂在风中,穿过未关紧的窗缝飘进来,带着阵阵凉意。

我翻身下床,洗漱过后换上衣裳便往外去。出了屋便是梨园的廊道,廊道的墙壁上挂着一些字画,一些出自名家,一些出自自家。离我的屋子最近的那一幅便是自家产的。画上的小姑娘不过十三四岁,甩着长长的水袖,眉目含笑——白渊说画的是我。落款处写的自是白渊的名字,该有章印的地方却被朱砂画了只红艳艳的王八——这是我当时不满白渊所画而作的报复。

转过又长又曲的廊道,我才听见了梨园里与往日一般的热闹声。

因着下雨,练功的场地便都挪进了室内...

久违的火锅😌盼着哥哥回家才有火锅,开心

整天沉迷电视剧,一边看一边刻章,小说也不看,游戏也不玩,作业也不写,我大概是要完了QVQ

新年第一章!我怀疑我的手是假的但是米迦尔是真的帅【可是黄色在白纸上真的好不显啊……(所以拼命加了滤镜x)转黑色感觉好一点昂?

今年的最后一个章子,要单独放出来,希望明年的我手能不残【/微笑】

话说原图找不到了昂,希望有小天使能告诉我是哪位太太的图 _(xз」∠)_

前段时间的复健,复健的结果是发现我一点也没变,和以前一模一样的手残,这真是太好了手又残印片又废印台还迷之不好用,只能靠滤镜来拯救了!【小黄图还是我的心头好×【不行,要学习

火神邪尊与还珠格格的爱情故事【下】

前文:【上】http://lintutu.lofter.com/post/1d137ae4_d6b7e39

【中】http://lintutu.lofter.com/post/1d137ae4_d6b7e3c


上回说到洛川领旨来到边关。

洛川本就是将门之后,又在江湖上闯荡过一些时日,武功、谋略、见识都不会差,能文能武,将士们都很服他。

且这人离了皇城,又开始放肆起来,在战场上更是凶残,左边踹到一个,右边撂倒一个,反手又捅死一个,被捅死那个临终前发出悲鸣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洛川抽回长剑,抹开脸上的血,应道:“我什么我,是你老子火神邪尊。”围观的吃瓜群众叹服:厉害了我的邪尊。

本来皇上...

火神邪尊与还珠格格的爱情故事【中】

前文:【上】http://lintutu.lofter.com/post/1d137ae4_d6b7e39


上回说到还珠王子通过选秀,孤注一掷向皇上说清原委。

皇上坐在椅子上深沉思考,还珠王子在旁边战战兢兢地看他。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

“你……”皇上开口,“先跟着呆着,等找回了你姐再说。”

“你不会对我姐怎么样吧?”还珠王子惊恐脸。

“若你说的都是真的,那你姐就是朕亲妹子,朕能对她怎么样?”皇上说着,对外一招手,“那谁!”

“哎,皇上,奴才德福。”门外一个小太监小跑进来。

“你和那谁说,把那谁带回来。”皇上喝了一口水,起身,“摆驾回御书房。”

“喳。”德福跪下领旨,还珠...

火神邪尊与还珠格格的爱情故事 【上】

阅读须知:

1.这是一篇六千多字的胡说八道。

2.全文尿点甚多,或者说是毫无意义(摊手)。

3. 因不可抗力的影响,主角曾经发生两次改变,可能会引起阅读的不顺畅。

4.看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文,最初写作目的忽略不提,博君一笑,请勿较真。

5.火神邪尊属于我的师父,水露仙花属于我的仙女,还珠格格属于琼瑶阿姨

6.作者,也就是我,写作过程中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还想笑,当做练笔,放飞自我,还是一句话,博君一笑,请勿较真。

7.只是借用还珠格格的名字,与还珠格格本身并无关系。


很久很久以前,在一个小村庄里的一户贫穷的人家,有一个小男孩,他叫还珠王子。

因为家里非...

无觅处

☑我差不多是一条废咸鱼了【躺尸】

 

 

又是一年春。

四月开初,院里的桃花仍开得盛,可也到了花开堪折直须折的时候。春风和着绵绵细雨,卷起梢头上将落未落的花,在空中打了个旋儿,飘飘然从支起的窗户外进了屋。

陶瑜坐在窗边,一手撑着头看着窗外的满园春色,一手无意识地摩挲着手里的酒杯。

桌上摆着的酒坛子尚未开封,倒是放在炭炉边上的茶壶,清香随着热气一并溢出,浅浅的萦绕在鼻尖,久不散去。

远处似有马蹄声渐近,陶瑜晃着手中的空酒杯,视线随着空中的花瓣翻飞,忽地忆起了当年。

 

给老主顾送过酒,归时天尚早,却忽地下起了雨。夏季的雨总是来得毫无预兆...

下一页
©木木木辛 | Powered by LOFTER